Category: Fashion Column

Fashion Fashion Column

【專欄】MyHolyTreasure by Vier Cheung Vol.006 – visvim Christo

@thevierchung : 人有三衰六旺,月有陰晴圓缺,時裝精的眼光也有好、有不好之時日,自出娘胎後懂性至今,平均計算這半世人幾乎每天都有入手,就像好友阿Fed每次見面時也會問起我的經理人:「This guy keep unboxing everyday?」。當然「鬼揞眼」的時候也不少。幸好爛船也有三斤釘,時裝潮流世界中的物品不論新出的還是多年前的產物,只要是好「貨」,在二手市場中都能保持一定價值,大約把兩三件舊衣物賣掉就能買回一件新物,近日在衣櫥底翻起數件年輕時穿著的潮Tee已找到有心人接手,把倉底貨變賣後我又帶了什麼回家? visvim的全黑Christo是我每年夏天都會更新的Essential ,涼鞋的功能本質上應是輕便和透風,Christo則以厚底和腳面的包裹性為設計精粹,我就特別喜歡她那份反智的笨重感,感覺十分實在。曾幾何時這雙涼鞋風靡全港「潮童」,全因當年中港台三地大部分小孩都在追著「冠希著用」四字作日常打扮指標。慶幸地現在那個年代的潮童們通通都長大成人,也不再隨波逐流,在多次改朝換代後這雙我視為中村世紀和倉石一樹二人最偉大的設計終於被潮流圈遺忘,所以近年這雙「石膏拖」又再在我的購物清單上出現,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十年前,她在香港的F.I.L中上架時只是一雙售二千二百港元的潮人涼鞋,十年之後已升價數倍,諷刺地F.I.L竟捱不住本地可怕的租金,十年間的蛻變,雖然品牌不再似從前的受關注,但如你能捱得住「中村世紀式的通脹」繼續執迷不悟,我相信visvim這份情懷就像王家衛說的一樣:「有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 …

Fashion Column Feature Sneakers

【專欄】#Holysneakers Vol.003 – 籃球之神 Michael Jordan 染指綠茵的原因竟然是…

「忠心」一詞,好像已經不太跟得上現今社會快速變遷的節奏,連曾經奉承終身雇用制而受惠經濟高速增長的日本,也因為90年代初泡沫經濟爆破而步入平成大蕭條,導致大量「窗邊族」湧現,大企業因無法節流而拖垮了全國經濟,最終首相小泉純一郎在千禧年初決定放棄了這套源自江戶時代的丁稚奉公,希望挽救長期不景氣的日本經濟。由此可見,是否代表忠心已經不合時宜呢?而開放經濟自由體系是否企業的唯一出路呢?在我看來,以上只屬表面證供,因為事件背後,日本還有更高尚的捨身成仁精神 (雖然無得佢揀)。日本經濟泡沫,其實源自85年用於拯救美國經濟的「廣場協議」,當時美國經濟岌岌可危,美英法德日五國協議透過干預外匯市場,將美元貶值以解決美國巨額貿易赤字,協議揮筆後投資者大量拋售美元,資金相繼湧入日本避險,令日元兌美元在2年間升值一倍,導致日本出口災難式下跌,政府因而採取當時全球最低的2.5%利率刺激內需,郤得不償失造就了大量投機不動產活動,加速泡沫膨脹,時至今日,日本經濟仍然未能復甦,對於美國這招「萬劍歸宗」是否覺得很面熟呢? 原來運動品牌之間,都有相類似的故事,只是故事發展和結果截然不同。自1989年起,Nike 與巴黎聖日耳門 (PSG) 之間的合作從未間斷 (除了2006年以前法國足總規定球隊在法國杯和法國聯賽杯賽事必須穿上「三間」牌的贊助球衣外),而這段已達30年關係還會一直延續下去,因為 Nike 早前宣佈再與 PSG 達成共識,兩者合作將延長至2032年。自從卡塔爾財團 Qatar Sports Investment 於2011年入主 …

Design Fashion Column Feature Music Running Sneakers

【專欄】#Holysneakers Vol.002 – 比「OG」更 OG 的1986年原版「Big Window」Air Max 1

Tinker Hatfield 不得不先介紹這個故事的主人翁 — Tinker Hatfield。Tinker 在美國 Nike 總部的所在地 Oregon 土生土長,自高中時期就熱心於運動項目,18歲已經成為 Oregon 年度運動員,升上大學主修建築時,更是美國田徑隊主教練兼 Nike 聯合創辦人 …

Fashion Column Uncategorized

【專欄】MyHolyTreasure Vol.005 –Knightrider Dagger by House Of Garrard 

@theviercheung : 九層之臺起於累土;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個人風格往往是一門不能短時間內去培養的修為。那怕你照著別人的shop-list去「執藥」或是每樣「XXX明星著用」的也去搶,結果也只會是穿上別人的Formula成為了千千萬萬「影分身」中的其中一個。我也曾經在十八廿二時很沒性格地參照著各式各樣的Icon去購物,在年近三十的兩三年才發現原來那些東西都不是我真心喜歡的(通通翻出來慢慢賤賣吧),其實在選擇每件物品時也能反應自生出處和經歷,當中有沒有抄襲成份真的很容易看出來呢! 風格和語言一樣是要「浸」出來的,就如我特別偏愛英國貨,大概是因為曾經在英國生活十多年時間,完全沒有特別實質理由的,反正是大不列顛帝國的產物在我眼中就顯得特別順眼(護照也是),就如茶餐廳的出前一丁特別好食的原理一樣。例如日常的Grooming 用品會堅持使用 St.James Street 的 Dr. Harris & Co. Ltd.,家中浴室設備再麻煩也要訂Claybrook,甚至在寵物上也會偏愛大英血統的長毛貓和老虎狗⋯而在珠寶方面,受英國皇室委託的珠寶品牌House Of Garrard也是我特別喜歡之一。創於1735 …

Design Fashion Fashion Column Feature Sneakers

【專欄】#Holysneakers Vol.001 – Virgil Abloh 挑選 Futura 合作的原因 — Futura Dunk 的前世今生

Off-White 2020春夏系列今天在巴黎時裝週走秀,品牌設計師 Virgil Abloh 早前已透過印上「Pointman」的邀請函,確認品牌與塗鴉藝術家 Futura 合作推出全新聯名系列企劃。過去幾月一直流傳 Off-White 在未來將會推出 Nike Dunk 系列,今日終於得到 Virgil 的官方確認,在其個人 …

Fashion Column

【專欄】#MyHolyTreasure Vol.004 – Vivienne Cheung 張芮晨

@theviercheung :家中的新成員剛剛在本年的星戰日出生,作為一個星戰迷,當然有種說不出的感嘆,有點太過巧合吧?或許冥冥中總有主宰,前陣子一來工作上十分的忙,二來心情也廿分之差,同時再遇上三十分無理的人帶上他們四十分荒謬的思維⋯⋯上天便在原定的預產期早了一天派來這位天行者給我補回一百分的動力。想著老婆十月懷胎再加上在產房中是經過各種煎熬才能把新生命安全帶來世上,而我在區區幾場成敗裡,應該也不致麻木了吧?硬著頭皮立刻收拾心情把原力帶回家中,因為她們倆比什麼人都更重要,這個時候所有負面的人和事都能拋諸腦後,隨便說聲「算吧」便能打發,反正日後能「算舊帳」的把握和機會多的是。 Looks of the Week by Wyman Wong 其實她還在媽媽肚內我們早已定下她的英文名為Vivienne,除了因為自己名字是以「Vi」開頭之外,和幫她起中文名的黃偉文先生也是有點關係,讀者們如果有看Holyasterisk網站上最近發佈的《Journey》,大概也會記得在紀錄片中提及過九年前那段在倫敦讀書時與他結識的小故事。其實當天他到達倫敦所發出的那篇微博正是身處於Vivienne Westwood老店World’s End,我是先出發到那裡之後才在倫敦中心的茫茫人海中偶遇到這位元老級時裝精,之後在網上再相認時也是因為一件Vivienne Westwood的Oversize T恤(他應該也忘記了吧?哈哈),所以。這段友誼差不多十年了,我不爭氣地還沒變成那個當初他在專欄上說能「超越他」的人(圖3),但女兒的中文名字能由這位我視為再生父母的伯樂擇筆,或許她會比我更加有機會去完成那個十年前之約。雖然這十年來做過的事沒什麼好無悔驕傲,但那時候我所相信的事卻沒被動搖吖。 …

Fashion Fashion Column Sneakers

【專欄】#MyHolyTreasure Vol.003 - Nike Air Jordan 1 Fragment & Off-White NRG

認真,買鞋對我來說就如交朋友一樣,有緣份的自然會留,沒福份穿的也別勉強,甚至請在我眼前立即消失吧! 免得眼冤又著到「腳破血流」…哈哈。 Nike Jordan 1 Retro Fragment 有緣份的鞋? 嗯…如果要從那個鞋海中選幾雙比較有缘份的鞋,應該都是Nike的Air Jordan 1來的。先說那雙已被炒至兩萬港元一雙的Fragment,它是好友 @geekybrian 的存貨,那時候我們只是剛剛認識,他便以一個賤價讓給我,雖則只是比市場價便宜二千多港元,但心想這個「鞋魔」那麼爽快,確是一位十分之「交得過」的朋友,他要賺也不會賺盡你,同樣地我也不能讓他蝕入肉,這才是交真.朋友的基本原則吧!這種隨便都能賣個好價錢的貨,得些好意需回手啦 …

Fashion Fashion Column Sneakers

【專欄】#MyHolyTreasure Vol.002 – Vier Cheung個人定製Air Max 1 by Nikelab 21M Bespoke iD

@theviercheung : 三個月前在一次工幹的旅程中我便在Nike Hong Kong幫忙的聯絡下在紐約Nikelab 21M Bespoke Studio中訂製了第一雙個人版本Air Max 1。Nike的Bespoke iD其實在十多年前已經存在,是Nike iD服務推出後才伸延出來更利害的專屬訂製服務(價錢當然也更更更⋯利害),當時只設立在紐約獨家,之後也曾經在東京和倫敦Pop Up,直到今年才在上海新開業的Nike House 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