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s Fashion Column

MyHolyTreasure Vol.017《在恒河沙數中冒起的名字.KYNE》👩🏻🍀

@theviercheung :

「我做仔/女嗰時⋯」不知這句話什麼年紀才夠資格說,我只知每當一個仔不再Care新買回來的球鞋在轉售市場中的價格是升或跌,只願意穿以原價購買新球鞋,相信那時候你可以說了。

講翻我做仔嗰時,和《雙城記》說的一樣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我主觀地覺得)好在買多少也沒有思想負擔,從來不用顧家;壞在由朝買到晚,八成以上也是違心之買。沒正式統計過那些年有幾亂嚟,粗略計算每一年在信用卡上能儲下的里數足便以換取多過一隻手飛往倫敦的來回商務艙機票,在二字頭那十年內的吃喝玩樂亂咁洗嘅冤枉錢,現在回想起來,嗰段日子壞,對長大後來說是壞到「一萬年以後已不需要分解我只盼今生可釋懷」嘅最好的債。

那段日子的上司曾經在某次煙Break閑聊間輕輕分享過自身的購物心得:「我好似你咁細個嗰陣都係喪咁買嘢㗎,但人越大就買得越少。」我心諗,數日前你才買下一件價值不菲的RRL牛仔褸,本著一副半信半疑的心態,口快快便拋下一句:「可能我係個例外呢⋯」。

久未開筆更新這個欄目,並不是因為已經年紀到真的停「購物經」了,你大可走去我的Instagram Story上看看那些每星期重複上演的是但求其Unbox/Unbag,都是無聊的FLEX。最近我習慣了把那些沉悶的日常保留在別人能看到範圍內的二十四小時,那些真心十分喜歡的東西再拿出來在這裡和大家分享吧,正好有個理由在這裡充個版面,公還公私還私,這是我現在特別想過的生活。

家中的新成員快將入伙,是很快,幾個星期吧?已長大的女兒應該也要搬到新房間,打算為她那丟空了兩年的房間添置一些我近年感興趣的藝術家作品。2021年了,村上隆的太陽花、KAWS COMPANION、空山基的機器人⋯⋯通通留得就留在美好的過去了吧,他們的Print產量太多,也太多人有了。同時以上幾個名字的原畫級Canvas作品動不動一幅也是以幾百萬起跳的,應該只有周董級別的富爸爸才能為下一代入場。

來自日本福岡的KYNE是近代在恒河沙數中冒起的名字,也是我最看好的其中一個。揭慣日本雜誌的讀者們一定對他歴年來的作品十分熟悉,他筆下的女孩和我那個年代所追捧的英國藝術家Julian Opie 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看著他近年的合作對象和動向,在村上淳、藤原浩、清永浩文和村上隆的協力推廣下,明顯地也是一個被裹原宿文化孕育成型的年輕畫家。KYNE Girl在乾淨利落的黑線白臉間散化著一陣既冷酷又自我的女性獨立主義,沒半點空山基的情色,卻比Julian Opie所繪的俏像更為寫實,他的女孩們都擁有一雙神韻充足會說話的眼睛。(@theviercheung)

圖中這個以抽籤形式發售的絲網Canvas我前後收集了兩幅,它在數個月前一個蘇富比拍賣中曾覓得十二萬港元的成交記錄(圖3),不知到我的女兒長大後拿去賣掉又能換取多少個她喜歡的香奈兒包包呢?Touch Wood,那時候Holycraze這個平台還存在的話我再告訴你這段兒女債的發展,哈哈。 ( @theviercheung )

Item- Kyne Untitled. 2020 Print on canvas

KYNE

https://kyne.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