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Sneakers

Holyselector Vol.062 陳冠希親自敘述CLOT跟Nike、Jordan Brand的關係?「KISS OF DEATH」前世今生

@roxwai : 十五年前試問誰會想過來自香港的潮流品牌能夠跟國際知名運動品牌Nike推出聯名鞋款?那是不像現今隨意便能打造聯乘系列的世代,能從當年達到這個成就,同時代表著香港潮流歷史寫下最重要的里程碑,她便是蜚聲國際、代表著華人街頭潮流尖端帶領者的「凝結集團」CLOT。

作為香港潮流Icon的陳冠希 (Edison Chen),早在2003年和潘世亨 (Kevin Poon) 於2003年共同創立CLOT Company Limited,同年在銅鑼灣百德新街的唐樓開設了第一間潮流服飾樓上鋪 JUICE,無論身為潮流人士與否,也必定被她們當時開店的龐大聲勢所吸引著,配合陳冠希當年歌影視三方發展的加乘,人氣風頭可謂無人能及,順理成章讓年青人自然地投入了CLOT品牌旗下產品延伸出來的魅力,而那份影響力至今依然感染著不少香港人,真正香港潮流人士最為嚮往的黃金年代。

踏入2021年,相隔15年後的CLOT將她們首雙與Nike聯乘合作的Nike Air Max 1「Kiss Of Death」復刻,外觀上進行昇華的改動如PVC透明物料加入氣孔細節、更為注目的高亮橙配色中底、鞋後跟添置反光物料、全新版本冰藍水晶外底的腳板穴位圖案等等,沿用了鴕鳥皮、蛇皮、麂皮等各種特別材質覆蓋鞋面,至今一看這雙「Kiss Of Death」依然與時並進,沒有一絲俗套過時的感覺,筆者不禁感嘆陳冠希、Kevin Poon和他們團隊從Day One已經有著對潮流觸覺的前瞻性,試問在香港還有誰能夠做到呢?

鏡頭回到2006年的時候,筆者當時剛巧踏入初中生涯,還沒有真正涉足到潮流文化背後的真諦,直至一次碰巧看到同教會中的師兄 @gildickdick 腳下穿上Nike Air Max 1 NL Premium「Kiss Of Death」,鞋頭位置的See-through Panel配搭上鮮艷奪目配色,打破了我對球鞋設計可能性的想法。從小時候只是單純地喜歡著陳冠希的性格及容貌,最後卻被他建立的潮流王國及才華所收服,或許有些人依然選擇盲目地討厭他的為人,但由CLOT品牌創造的作品寫進潮流文化歷史,並能成為90後至不同年齡層鞋迷的最大共嗚,連Haters也不能不服呢!

近日陳冠希在接受《The Complex Sneakers Podcast: Edison Chen on How CLOT’s Collaborations Connected the East and West》專訪中,他親自於一小時多的訪談內細說了CLOT Nike Air Max 1「Kiss Of Death」最初誕生的起源。CLOT作為一個來自香港的潮流品牌,成立年資只有單單的三年時間,能夠說服Nike並推出聯名球鞋可謂非常艱難之事,陳冠希指出慶幸獲得當時前任Nike Hong Kong部門執行決策人Florance Yip的全力支持,以及強大人際網絡如日本潮流教父藤原浩和Nike環球產品總監Fraser Cooke的穿針引線之下,讓Nike Air Max 1 NL Premium「Kiss Of Death」成功誕生,這雙極具前瞻性的球鞋不負所望為CLOT於日後的潮流圈道路上鞏固根基及奠定了正面聲望,但原來Nike Air Max 1並非陳冠希首雙以CLOT名義設計的球鞋?

據悉陳冠希透露當年最希望以Nike Air Force 1推出第一對CLOT的球鞋,但局限於Nike所提供的Nike Air Max 1,依然無阻他創造了天馬行空的設計方案。「Kiss Of Death」最為人津津樂道的鞋頭位置的See-through Panel概念,背後功臣源自於MC仁 (SYAN) 的有趣想法,設計概念除了從陳冠希和MC仁最喜歡的腳底按摩取材之外,穴位和血氣運行方式的設計更藉此宣揚富有中國文化,而顯露腳趾這種OG的穿搭方法同時向古時中國人的鞋履作出致敬。如此超脫世俗觀念的設計,廣受各界潮流人士所喜歡,近日MC仁個人Instagram更公開了2006年原版Nike Air Force 1「Kiss Of Death」擺放在英國著名美術博物館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內展出,這是一件如此揚名國際之事呢!

多達300對的Nike Air Max 1「Kiss Of Death」Prototype版本,由陳冠希、Kevin Poon、MC仁以及CLOT團隊人員各自設計了十款配色選項,最終合共包括了六對「Kiss Of Death」Sample完成品,頗為特別的色調莫過於全啡色「Tea」Colorway和Elephant Print版本,筆者深信將它們投入量產發售同樣能夠於球鞋史上的另一夢幻之作。此外,「Kiss Of Death」的成功讓陳冠希為CLOT牽引了國際潮流Icon Kanye West的注目,雙方於2007年打造了CLOT x Kanye West x Nike Air Max 1 iD「Kiss Of Death」F&F版本,專注為Kanye West「Touch The Sky」巡迴演唱會而設計的Nike Air Max 1,鮮艷奪目的高亮粉紅及灰色配調加上鐳射刻印CLOT字樣及Logo,視覺效果讓人眼前一亮,陳冠希聲稱當時只製作了四雙而已,所以Nike iD限時推出所製成的「複製品」始終不能達到F&F的神髓吧!

「Kiss Of Death」的成功不但讓陳冠希成為了Nike家族當紅人物,在潮流事業上風生水起的他猶如隨意地掌控着香港的潮流脈搏,「Kiss Of Death」誕生同年陳冠希便有幸參與已逝世美國著名NBA球星Kobe Bryant跟紐約傳奇塗鴉大師Stash攜手合作打造Nike Zoom Kobe 1球鞋及服飾系列的獨家發售活動,全球100雙的Stash版本Nike Zoom Kobe 1,銅鑼灣百德新街的潮流服飾樓上鋪JUICE便獲配了24雙,其中一雙更有Kobe Bryant、Stash及陳冠希三人親筆簽名用作慈善拍賣之用,起標價格由$8024港幣,而Kobe Bryant親臨到香港JUICE樓上鋪現場出席宣傳活動,當年的歷史時刻足以證明Nike於當時多麼看重CLOT這個在香港本地起家的潮流品牌。

緊接過後的2007年,CLOT打造了至今依然影響着球鞋圈的珍貴書冊《Soleciety Book》,名字由「Sole」結合「Society」所組合而成,書中收錄了多位來自世界各地最具影響力的潮流品牌主理人及藝術家如Eddie Cruz、Futura、藤原浩 (Hiroshi Fujiwara)、Jeff Staple、Stash、Gallery以及陳冠希本人的球鞋珍藏,印上Nike Air Max 1鞋底的紙模塑盒包裝設計,從美學角度、包裝、排版、產品攝影及背景拼貼設計都展示了CLOT對球鞋文化用心良苦的貢獻。

從小於加拿大長大的陳冠希,曾經於漫畫店和位於溫哥華的連鎖運動用品店Champs Sports上班,於Complex專訪中分享了年屆40歲的他依舊深愛着漫畫和球鞋,可見這兩份工作性質至今仍然奠定了陳冠希日後所喜愛的範疇。此外,他透露了最初開始接觸球鞋文化的原因,答案同樣離不開籃球之神Michael Jordan於90年代帶領Chicago Bulls在NBA舞台的成就,自此之後他對Air Jordan籃球鞋系列的喜愛有增無減,但有趣是陳冠希於小時候只喜歡穿上Air Jordan 13 Low打籃球。作為陳冠希童年回憶的情義結,難怪當CLOT於2018年首次跟Jordan Brand推出首雙聯名球鞋的時候選用Air Jordan 13 Low為藍本,縱使Jordan Brand在極力不看好AJ 13 Low能夠帶來暢銷的銷量之下,陳冠希再次以破格的設計扭轉局面,採用了世界文化遺產兵馬俑為題,巧妙地將兵馬俑身上的盔甲植入到鞋面上,加入大膽的泥土色調,成功吸引了球鞋圈的高度關注,而近日CLOT更將兵馬俑概念繼續沿用到Air Jordan 14 Low「Terracotta」,不知道配上兵馬俑設計的Air Jordan 1筆者能否於有生之年內看到呢?

「你問我流行是什麼?我!沒錯就是我」一句來自陳冠希於2007年發佈《記得我嗎》的歌詞,對於筆者來說他15年前或現在依然為潮流圈中重要的Trendsetter人物之一,於Complex專訪中更率先透露了未來CLOT將會跟Lebron James、Nike SB推出全新聯名鞋作,而「KISS OF DEATH」這個傳奇或許迎來不同樣式的後續款式,到底CLOT之後還會於來年創造什麼熱門話題,各位真正喜歡潮流的讀者們敬請拭目以待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