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s Design Fashion Fashion Column Feature Footwear Sneakers Staff Picks

【Feature】【#Holyselector Vol.049 抄襲還是創作?介紹四個精選定製球鞋單位】

@roxwai : 鑒於球鞋文化越來越受不同範疇的人所歡迎,每人也追求一雙屬於自己的球鞋,無疑造就了客製化服務的流行程度有增無減,各位又有曾想過擁有專屬的球鞋呢?其實客製球鞋服務早於Nike旗下最頂尖的Bespoke出現,從每個細節如縫線、物料、色調到整體外觀等,到能夠隨心所欲地發揮創意,當中超過400種材質選項,配合Bespoke部門員工專業角度的意見及協助,打造出Nike官方認可等級的高級定製球鞋。

可是早期的Nike Bespoke並不是任何人也能輕易報名,簡單來說便為需要一定的知名度和人際關係才能預約,現時基於只限在特定的NikeLab店舖內置工作室和高昂價格,也是令Bespoke變得神秘的吸引之處。相反作為普羅大眾認知的Nike By You (前身為NIKE iD) 同樣能夠讓各位創作,可是單單局限於色調及物料的轉換,難免有種「到喉唔到肺」的感覺吧!

那麼沒有官方認證的定製球鞋又如何選擇呢?近日在球鞋圈鬧得滿城風雨必然為Warren Lotas「Dunk」事件,抄襲還是創作往往只是一線之差,而一個錯誤決定亦導致被Nike控告的局面。美國藝術家Warren Lotas早於2016年已經備受注目,以手繪設計和極端的破損處理所聞名,設計從個人經歷、意大利式西部片、漫畫及死神等靈感取材,靠著其充滿塗鴉氣息的定製手繪服飾、牛仔褲和球鞋而名聲大噪,更最為人熟悉莫過為Travis Scott於2017年在MTV EMAS頒獎典禮上穿著Warren Lotas x READYMADE別注外套,本來可謂一帆風順的他,為何偏偏選擇鋌而走險呢…

今年七月開始,Warren Lotas便陸續推出「Dunk」系列的球鞋,驟眼看來跟Nike Dunk可謂一模一樣,選用了歷代最著名的設計如「Heineken」、跟Stussy聯乘的「Cherry」、「Chicago」及「Pigeon」初代作配色藍本,鞋型上稍作了些微改動並移除任何展示Nike元素的特徵,Swoosh部分加入驚慄電影《Friday the 13th》主角Jason Voorhees的樣子,視覺效果跟Nike Dunk的原作幾乎為毫無分別。

用作致敬之用可是能讓筆者了解,但選擇投入大量生產作販售,利用經典款式誤導消費者而從中獲利,確實為不折不扣的抄襲行為,更侮辱了原創者的設計,換來被Nike控告也是合情合理之事。雖然Warren Lotas依然「死雞撐飯蓋」,將被Nike禁止推出的「WL REINTERPRETED OG SHOES」以另一外型再度發售,並名命為「WL REAPER」,但奈何依然有著Nike Dunk的輪廓,換上以假亂真的Panel及死神Logo取代「偽Swoosh」,也是無補於事,一個字形容便是「醜」吧!

筆者對於客製球鞋向來以欣賞的角度所看待,採用天馬行空的創作手法,配合球鞋設計師的改造工藝及原著球鞋所產生的魔法,無疑是一門讓人賞心悅目的事情。以下為各位讀者介紹四個精選客製球鞋單位,沒有改動原著球鞋的設計精髓,也沒有偷用其他設計師創作的著名客製球鞋單位。

Cassius Hirst

英國著名藝術家Damien Hirst次子Cassius Hirst向來深受父親的藝術風格所影響,自從他在14歲時將人生第一雙以噴漆型式的Nike Air Force 1作品送給父親Damien Hirst後便毅然選擇以客製球鞋的方向出發,在19歲的時候經已為A$AP Rocky、Samuel Ross及Playboi Carti繪畫球鞋,去年還得到Off-White主理人Virgil Abloh的邀請,將MCA Chicago版的Off-White x Nike Air Force 1以手繪方法加入X光透視白色骨骼的設計,定價更高達$3,000美元!雖然全球僅限量製作了20雙,但二手市場更可謂一雙難求,Cassius Hirst專注以Nike Air Force 1結合藝術元素的創作,讓球鞋成為他的「畫板」,逐漸在球鞋圈佔一重要籍位,跟他爸爸Damien Hirst天價藝術品保持者的身份有着相近的影子呢!

The Shoe Surgeon

美國數一數二的頂尖定製球鞋單位The Shoe Surgeon,由球鞋設計師Dominic Chambrone於21歲的時候所成立,憑著奢華客製的設計理念為主軸,讓現今百花齊放的聯名鞋款的魅力更上層樓。早年開始定製球鞋的初心,全憑著自行彩繪了一雙全白色的Air Force 1 Mids而大受高中同學歡迎,激勵了他全心投入將定製球鞋轉化成終生事業。Dominic Chambrone沒有選擇升讀大學,相反決心到紐約修鞋店學習更多定製球鞋的知識,一份單純熱愛球鞋的心,讓他毅然成立了The Shoe Surgeon這個定製球鞋單位。

The Shoe Surgeon靠著與別不同的定製球鞋設計,並通過發布其作品到Facebook上,大受鞋迷們好評及討論,願意以高昂的價格下訂特製球鞋,透過網絡上分享傳播,更為The Shoe Surgeon這個客製球鞋單位打響名堂,受到Justin Bieber、Pharrell、LeBron James、DJ Khaled、Drake及P.J. Tucker等外國名人及NBA球星所追捧。此外,Dominic Chambrone絕不吝嗇分享他改造球鞋的技術及手藝,於美國洛杉磯開辦了Shoe Surgeon Shoe School,希望讓每位鞋迷也能一嘗親自創造專屬球鞋的滋味,同時令球鞋文化有著更完善的發展。

近日鬧得滿城風雨的Warren Lotas「Dunk」事件,除了抄襲的原因及遭到Nike控告而被鞋迷們唾棄,最為不解必然為得到原創設計師Jeff Staple的支持,以個人之名認証並跟Warren Lotas聯名合作,公然將Staple Pigeon Dunk SB這雙球鞋神作進行「複印」,算是白白錯失了再跟Nike合作的機會。可是,Dominic Chambrone並沒有理會這些事情,相反以The Shoe Surgeon之名跟Jeff Staple攜手合作,打造一款響應美國總統大選的「Just Vote」Staple Pigeon Dunk SB,採用了多樣關於選舉元素的設計如「Uncle Sam」Pigeon Logo、手繪投票箱及「Just Vote」皮革鎖匙扣等等,算是以球鞋創作發聲力撐Jeff Staple吧!(笑)

Sabotage Surplus

由球鞋設計師Mark Ong與其妻子Sue-Anne Lim共同主理的新加坡著名客製鞋履單位Sabotage Surplus (SBTG),於業內長達16年的改鞋經驗,擅長將軍事風格、復古美式設計及滑板文化等多種元素融合到球鞋中,而最為人熟悉必然是近年跟Jeff Staple合作的聯乘企劃。Mark Ong開始為其定製球鞋服務打打響名堂追溯至2003年贏得熱門球鞋論壇NIKETALK 舉辦的球鞋改造比賽,隨後不同單位陸續邀請跟他合作,當中包括Nike、New Balance、ASICS、Vans、Reebok、PUMA及Thrasher等等,而美國樂隊Linkin Park的主唱Mike Shinoda及已故籃球巨星Kobe Bryant也為Sabotage Surplus的座上客。Mark Ong輾轉數十年間,依然堅持將SBTG最獨特的設計注入到不同球鞋之中,若然喜歡軍事風格和復古美式設計的讀者們,必定需要多加關注SBTG的未來動向。

JBF Customs

由Jacob Blaise Ferrato主理的球鞋客製單位JBF Customs,向來以高端改造球鞋服務而聞名,最標誌性的創作元素必為「Python」蟒蛇紋皮革和「++」符號,其設計技術和理念早已獲得業內所認同。Jacob Blaise Ferrato除了最喜歡改造Air Jordan 定製系列外,近年更開始着手研發全新的鞋型設計,概念上跟由設計師柏崎亮 (Ryo Kashiwazaki) 於2010年創立的Hender Scheme有著相若的感覺,同樣選用質感柔軟的上乘皮革,把球鞋營造出別樹一格的奢華感。

改造球鞋這門藝術創作,其實多花一點心思和時間,配合適當的縫製技術、手藝及工具,任何人也能夠親自為原著球鞋添上獨一無二的色彩。相反彷如Warren Lotas這種Freerider般的伎倆,只求賺錢而忽略原創性的重要,在以上的定製球鞋單位前請未免只是班門弄斧,畢竟人家是親力親為利用雙手將球鞋給予新的生命呢!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