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ign Fashion Feature

【Feature】【#Holyselector Vol.051 品牌都不能抗拒Terry Jones的眨眼!《i-D》如何在時尚圈走過輝煌四十年?】

@roxwai : 網絡世界急速發展,很多人說網絡興起造成出版界的大災難,讓紙媒逐漸走變成夕陽工業,筆者對此不敢苟同。用心製作的紙本刊物仍有一定的市場價值,而獨立雜誌界的榮景已經可以證明。近日英國著名時尚雜誌《i-D》為慶祝成立40周年,特意跟Dover Street Market攜手合作打造別注T-Shirt系列,聯名陣容包括Aries、Awake NY、Cactus Plant Flea Market、Comme des Garçons、Futura、Ghetto Gastro、IDEA Book Shop、KAR及Stüssy合共九個時尚單位,單憑這一點已經盡現了《i-D》在業內的顯赫聲望。到底這本以眨眼動作為名的《i-D》紙本雜誌,擁有著什麼讓讀者信服的獨特個性,並於時尚圈及獨立雜誌界中脫穎而出呢?

畢業於University of the West England的Terry Jones,身兼著設計師、藝術編輯及攝影師等頭銜,在《Vogue》工作的五年間,著名出品包括1977年2月發行的「Rowntree’s Jelly」、像素化版本的70年代流行文化Icon Bianca Jagger及一些甚至沒有模特兒的封面創作,Terry Jones可謂不斷打破及挑戰藝術界限的制肘。1977年,Terry Jones委託了攝影師Steve Johnston將倫敦King’s Road出現的Punk風格青年從頭到腳進行拍攝,這種記錄時尚攝影的手法 (後期被稱為Straight-up) 於當年過於激進,無法成功於《Vogue》中出版,正因如此他厭倦了傳統時裝觀念的方向,密謀鋪排了《i-D》這本傳奇雜誌。

一切從1979年說起,Terry Jones跟其妻子Tricia在浴室中舉行「早間會議」的時候,從他們工作室名字「Informat Design」的縮寫中得到啟發,並將雜誌命名為《i-D》。早於1960年代,Terry Jones就讀University of Bristol的時候,已自稱為「無格式設計師」(Informat Designer),而離開英國時尚雜誌British Vogue後,製作一本真正披露街頭真相的雜誌的想法亦隨之萌生,而所有內容均來自「Instant Design」工作室。離開Vogue之後,Terry Jones開始著手打造具有「Handmade」風格的設計,幾乎所有圖像均來自手寫、手繪、打字機及模板等方式創作而成,不規則且自由格式拼貼的拼貼手法,打造了一種即時的幻覺,目的是將文字和圖像等元素轉變為商業藝術,看似即時且隨心的排版,背後是隱藏着不少心機及時間。

Terry Jones在妻子Tricia Jones及合夥人Perry Haines的協助下,以記錄地下街頭時尚文化為雜誌主軸,把聞所未聞的概念對世人進行播種。《i-D》雜誌的風格除了由來自街頭外,還有Terry Jones的名言「We are fans, not critics」,反映著雜誌向來的態度,時裝界往往是殘酷和過於主觀的倒影,但Terry Jones決心為自己喜歡的事物提供平台發聲,努力尋求不同可能性,不規則排版加上注目的相片風格,如此大膽前衛且個性化正正是《i-D》的魅力所在。Terry Jones認為《i-D》和《The Face》最大的區別在於前者更能夠讓編輯和撰稿人共同參與其中,而封面設計亦為他最常參與的部分。一本雜誌從視覺第一眼開始已經注定成敗,每一期封面亦成為了競爭的渠道,每年每月的人物封面選擇為《i-D》建立了鞏固的形象,跟大眾的氛圍有所不同,或許《i-D》往住能為一本具有收藏價值的時尚雜誌。於1980年8月出版發行的第一期《i-D》,採用了A4紙釘裝成冊,合共40頁的內容,售價亦僅為£50p,而封面只是單憑《i-D》作為賣點,可是這種跳脫形式的設置,猶如給時尚雜誌圈迎來一場革命。

單單從《i-D》的名字一看,除了「眨眼」成為雜誌最標誌性的徽標外,當中大楷「D」強調了雜誌對於設計的執着,小寫「i 」則解作為我行我素的反叛風格,而他更常常自稱為「無格式設計師」(Informat Designer),明顯地隨波逐流且打板式集作從來不曾出現在Terry Jones心裏的字典上。Terry Jones擁有着前英國時尚雜誌《Vogue》藝術總監頭銜的加持,毅然於1980年創立了《i-D》,早期已經被時裝精視為一本真正代表倫敦街頭Punk-Era風格的Fanzine,致力於時尚、音樂、藝術和青年文化中帶領著獨到的觀點,叛逆中滲透着華麗的美學氣息。

Processed with MOLDIV

Terry Jones覺得從來不需要再發明任何一種字體,為雜誌添上色彩的字體於世上何其居多,相反原字再造的概念則變得更為有趣,例如選用老式的Letraset字體印字,或者從工作室裏的Apple IIe電腦把字體影印出來。曾經有一名來自University of Cambridge的數學系學生Steve Male,希望到Terry Jones工作室裏學習設計。他最初前來的時候幾乎對任何字體知識都一竅不通,但Terry Jones卻獨愛跟這些擁有插畫技巧卻沒有字體知識的人一起工作,能夠平衡他的純粹主義學,以及讓他獲得一種能夠「掌握混亂」的感覺。通過《i-D》的雜誌工作中,Terry Jones終於發現自己的角色是「Visual Agitator」(視覺鼓動者),為編輯及其他工作者如攝影師、撰稿人定立了鮮明的創作框架。每一期的封面是最大的挑戰,能夠製作出引人入勝的封面圖像設計必需隨年月增長累積經驗,而Terry Jones最大心願就是打造一本能夠讓人永久保存的雜誌。

《i-D》的存在不僅只是一本雜誌,它還是能夠孕育人才的地方,多年來靠著《i-D》而聲名大噪的人多不勝數,當中包括Nick Knight、Juergen Teller、Ellen von Unwerth、Wolfgang Tillmans及Alasdair McLellan等著名攝影師外,《i-D》亦同時為不少模特兒及名人解鎖她們成為雜誌封面的成就。國際知名女歌手如Madonna、Sade及Björk均於《i-D》獲得人生第一個雜誌封面的榮譽,而1993年更同時得到傳奇級模特兒Kate Moss和Naomi Campbell的「眨眼」封面,讓時尚圈滿載著話題性之外,更順理成章捧紅了二人。各式各樣的「眨眼」動作加入不同攝影師拍攝手法,已經成為《i-D》時尚雜誌最引人入勝的標記,我行我素的排版方式及圖片作主導的風格,造就了《i-D》這本氣勢非凡的視覺系時尚雜誌。Terry Jones認為時尚是一種《i-D》做事的藉口,但事實上圖像才是時尚最真正的核心部分,Terry Jones向來只跟隨個人的直覺,從不相信市場研究的營銷數字能夠影響他對《i-D》的創作,隨性的風格亦容易讓讀者為之着迷。

出色的雜誌就是以編輯獨到的想法作主,將精挑細選的文章內容和影像出現在平面上,唯有這樣做才能於雜誌界內脫穎而出,Terry Jones能夠將《i-D》營造出一種迷人且親密的魅力,讓讀者能夠感到與自己正在看的雜誌畫上等號,或許這種美妙之處只能出現在用心製作的紙本雜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