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ign Fashion Fashion Column Feature Staff Picks

【Feature】【#Holyselector Vol.044 「編輯」後的世界? 國際級編輯成功轉型一覽】

@roxwai : 十年時間對於各位讀者代表什麼,十年前後你又有沒有把夢想和理念一一實踐?經常在Instagram私信或直播期間都收到讀者們對我的職業所提出的疑問和好奇,雖然經已在bio上清楚列明,但每次收到提問亦樂意不厭其煩的為大家再作解說,畢竟我全心全意熱愛這份工作,同時為了實現十年前對一個自己許下的承諾。

「十年磨一劍」這記老生常談卻正中筆者內心的說法,從16歲開始經已對潮流文化產生濃厚的興趣,而《Milk》則為年輕時期陪伴著我「幻想」的定番閲物,直到英國留學期間被時尚文化的氛圍所浸淫,嚮往加入這個時尚行業的心更逐漸變得堅定,亦不願只當個讀者的角色。大學畢業後我便選擇以Gap Year為人生另一階段打開序章,於上環Common Ground默默地學習如何成為咖啡師,沒想到這個契機便造就了我另一個旅程的起點。

在關於咖啡的工作「畢業」(當然未滿師) 過後,也曾於Tiffany & Co.和中國銀行等地方工作,通通都是欠缺可追求的人生意義且極度無聊,跟我可是牛頭不對馬嘴,慶幸上天始終待我不薄,承接曾於咖啡店工作的契機,結交了這個我打算「行一世」的HOLYCRAZE團隊,主要浮面只有我和 @theviercheung@geekybrian 這二人相隨,其餘幕後在不同計劃上支援的都是他們舊日合作開的手足 (如你有留意開通常印在雜誌頭數版上的編輯部資訊,便會知道這是一個十分日系媒體的做法,很多我們愛看的日本時尚雜誌如《ibought》、《Selector》、《Prodism》和《GRIND》都是以三四人的骨幹為主,同時每期再找不同的業內人士合作)。而作為十分Green的我當然一直未曾想過要走進那種視自己高人一等的自負狂所稱作的「圈」(至今依然未曾明白怎樣會有編輯能自大到能畫出這個圈),就算當真有這張阿諛奉承才能換取的入場券,還是留給有需要的人吧,反正不見得我們常接觸的同業身在那個「圈」之中,因為這個圈根本不應該存在,潮流文化應該是屬於每個對它有興趣的年輕人和讀者的,對吧?

在V的引線及策劃下,成就了我心裏一直憧憬的編輯和球鞋夢,他先將我放置到他已離開的本地網上平台Mentalk裏試水溫,感受一下編輯的工作大約是什麼一回事,可是理想和現實總是帶着一點點的差距,我心中一直嚮往在編輯世界中首次的師徒關係傳承竟不是在自己所屬的公司之中開始,換來是不折不扣的可悲經歷 (他們說要我自己捱過摸過先才有對比,有對比自然有傷害)。當時遇上一個只懂「耍廢」的上司K,本來我就沒有寄望K能夠給予教導及鼓勵,因為他是連紙媒也未碰過的人,他總是時刻希望我步向失敗,在工作上諸多刁難,這對一個初出茅廬的編輯也未免太過殘忍。自問從來只會謙虛學習,他曾交托的工作亦不敢馬虎了事,只要能滿足他的要求我都力臻至善,每天「稿照上橋照諗數照追」,只求他不添我麻煩,還我一個編輯的基本創作待遇,但這位廢佬上司只會逼我去寫那些下流又低俗的情色文章又或是幫他朋友的Event寫「鱔稿」(圖三),跟本沒有打算讓我成為一個潮流編輯。

輾轉反側從Mentalk辭職後,踏上另一個旅程-
HOLYCRAZE,終於真正回到自己所屬的公司。從2019年《Journey》紀錄片拍攝作開端到至今一年半的時間,我的經驗當然不像那班常常掛在咀邊自稱從「少林寺」出身般的上一代人「豐富」,但依然堅守當一個潮流編輯的崗位,編輯部中兩老一直沒吝嗇過什麼,他們被邀請去的Trip會另外自資讓我一齊去,收到什麼東西也會和我分享 (他們常常教導收禮物得到的東西就當作是別人一份善意,總不會夠真金白銀親身挑選來得稱心,所以有或無也別太上心),不時也會介紹各種業內前輩給我認識,而且大部份都是我的兒時偶像,只為求讓我這張白紙在短短兩年內添多幾滴墨水,能在開始實體書前多一雙手。然而,潮流編輯可不是當一世的工作,所以筆者在經歷過Mentalk的洗禮之後,公司隨即便再引薦我到國際球鞋平台GOAT當Authentication Specialist,讓我在雙線發掘下能為團隊創造出更多可能性之外亦能把球鞋這門必修課目成為專業,包食包住包薪在美國受訓了三星期,由GOAT這樣的國際球鞋驗證權威之下受教,讓我不用像某些編輯只靠著搬弄是非和出席Event為生。

分享過我自身的入行經歷和感受後我們便回到正題吧!本回讓各位讀者看看以下三位成功轉型的國際編輯是如何由這個行業發展向更廣闊的時尚版圖!

1. 野村訓市 @kunichi_nomura

日本潮流界的掌舵人物野村訓市 (Kunichi Nomura) 可算是現今成功擔當Slash一詞的代表者,除了為BREAKFAST CLUB Tokyo創辦人外,同時為潮流編輯、創意總監、DJ、室內設計師、作家及電台節目主播等多重身份,幾乎以上領域涉略都獲得頂尖的級別。野村先生早年曾為不少時尚雜誌如《POPEYE》、《BRUTUS》、《STUDIO VOICE》等等擔任編輯及監督工作,細數一算野村先生的好友名單更為驚人,當中如Kanye West、Virgil Abloh、Heron Preston、Yoon、藤原浩、木村拓哉、高橋盾、Verdy及等等,筆者據悉Tom Sachs親臨日本舉辦個人展覽的時候,更會率先徵詢野村訓市的顧問意見,可想而知潮流圈掌舵人之一的身份絕對並非浪得虛名。

無論從潮流、雜誌、音樂、餐飲、藝術都看到野村訓市的蹤影,並以高質量的「作品」告訴世人,絕對值得大家學習。當中野村訓市先生跟筆者同樣為咖啡愛好者,在出版知名書籍《Sputnik: Whole Life Catalogue》之前 (概念源自20世紀60年代雜誌《Whole Earth Catalog》),他便於湘南辻堂海岸開設了一間同名為Sputnik的咖啡店,其後更創辦Good Coffee網站,偶爾更會為不同的咖啡店策劃室內設計的工作。野村訓市所追求的生活和理念,絕對適合警惕筆者及正在閱讀的你,至少他告訴了我們,做什麼事情也不應該被掣肘,難道一輩子也故步自封嗎?

2. Eugene Tong @ettong1979

相信對於亞洲的讀者對Eugene Tong這個名字絕不陌生,2013年被網站ComplexStyle挑選為「The 50 Most Stylish Men in Media」之冠,全因適當合宜且與別不同的穿搭所見稱,曾幾何時多少男生也模仿他的風格呢?從小從已在美國生活的Eugene Tong,深受時裝文化所影響,雖然大學生涯主修市場營銷課程,但無阻他日後加入出版界的決心,先後於《Cargo》、《FHM》及《Details》等著名雜誌擔任編輯工作,直到後期跟榮升為造型總監一職,配合著名街拍攝影師Tommy Ton和Sartorialist的Scott Schuman的推波助瀾,讓各位越多機會留意Eugene Tong的時尚觸覺及造型,Fashion Icon這個名銜實至名歸,而外型和底蘊功架也是一應俱全。筆者認為儘管Eugene Tong萬年不變的黑白穿撘之術總比滿身藍的騎呢秀來得好看。

那麼近年甚少更新社交平台的Eugene Tong又在什麼崗位呢?作為將High Fashion和Streetwear穿搭作出無縫融合的表表者,Eugene Tong現正擔任獨立Fashion Consultant的工作,創辦了Grayson & Mason LTD. 時尚顧問創意公司,受邀他合作的單位更包括John Elliott、W Magazine、Nike、The Kooples和Kith等等,此外醉心於跑步Eugene更成立Old Man Run Club (OMRC),除了獲得Nike Running全面贊助之外,更不為餘力希望更多人參與跑步這項運動。

3. 木下孝浩 (Takahiro Kinoshita)

網絡世界急速發達,紙媒日漸被殘酷的現實所壓迫,彷彿文字變得不再像以往來得重要。從2018年著名總編輯木下孝浩 (Takahiro Kinoshita) 離開工作多年的《POPEYE》日系時尚雜誌後,由雜誌圈轉投到UNIQLO擔任品牌銷售及推廣,讓不少忠實讀者及業界人仕震驚,畢竟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有麝自然香便令木下孝浩到另一界別踏上更高的境界。

曾幾何時木下孝浩揚言他若仍在《POPEYE》工作的話,便不可能看見電子化的《POPEYE》出現,如此喜歡紙本的他,到UNIQLO後卻作出了改變。去年期間,木下孝浩沿用以往的星級班底為UNIQLO推出名為《LifeWear》的雜誌企劃,當中包括造型師長谷川昭雄 (Akio Hasegawa)、攝影師白川青史及化妝師矢口健一合力包辦此書,內容呈現了City Boy文化的風格外,更順勢推出線上電子版本,所以形式上不能堅持,但木下孝浩的初衷依然不變。

從來沒有人說過編輯應該如何擔任才是最正確的方法,全因路是靠着汗水行出來的,什麼地方什麼平台,若然自身實力兼備,無論在哪裏都能夠發光發亮,至少十年理應磨一劍,並不只是接過白信封後再作無謂的唇槍舌劍。

經常在我的Live中問起又很喜歡編輯這份工作的年輕人們,請在這數個月的時間裏準備好你的熱情,聽說HOLYASTERISK將會對外招募喇!

你今日返咗工未啊?這句話我不吐不快。(離題)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