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s Design Fashion Feature

Holyselector Vol.036 新衣造舊為首的SAINT MICHAEL?先來認識READYMADE與細川雄太的手作情感

@roxwai : 奢華對每人心裏都有不同的定義,沒有固定的準則,也沒有任何標準答案,而奢侈品到底又是靠什麼來衡量?近日READYMADE主理人的細川雄太 (Yuta Hosokawa) 跟洛杉磯多元文化藝術家Cali Thornhill DeWitt攜手打造全新街頭時尚品牌SAINT MICHAEL,率先於網絡上公開2020年秋季系列服裝的實物圖樣,風格以刻意做舊的設計為首,配合塗鴉與宗教的創作元素作品牌主軸,而服裝物料亦只採用上乘材質,以最高質量的設置成為SAINT MICHAEL品牌特點,「舊物」靈魂卻滿載著新派手法的奢華氣息。那麼各位讀者在迎接SAINT MICHAEL來臨時,倒不如先認識READYMADE主腦細川雄太及對手作情感的執着吧!

READYMADE從2013年創立至今,完全將「奢侈品」一詞加入全新體現,打正旗號以軍事風宣掦反戰理念,堅持只選用軍事布料作材質,製作出跟世俗所認定名牌奢侈品一樣的款式,而這種「重製」作品正正為潮流圈近年被受討好的大趨勢,也同時讓人作出重新思考,一模一樣的東西,但不另一種的呈現方式,到底能否源於奢侈品,但卻可以更奢華的方式出現?READYMADE能夠於近數年高速崛起,當中因素莫過於初期已經受到名人效應所追捧,罕有而富藝術感的50年代軍事用布,造就了在市場上無可取代的獨特性,當然READYMADE在話題性與品質上同時兼具,但成功背後究竟還帶著什麼契機?

自小受到日式優良教育的細川雄太,畢業於大阪Osaka Mode Gakuen專門學院,主修Styling時培養出獨特的藝術觸覺,在2004年他便創辦男裝品牌S’exprimer,經過九年在時尚圈中浸淫,於2013年便創立以「改造」、「重製」為設計主軸的READYMADE,誕生至今於短時間內經已在潮流圈打響名堂。物以罕為貴,READYMADE的出產本身可為非常量產,每一件也以人手製作,選用的材質更必定為50、60年代的軍事布料,任何「現成之物」皆能成為細川雄太的畫布。在陳冠希 (Edison Chen) 於2018年所舉辦的上海潮流文化盛宴INNERSECT,筆者雖然沒有親身到場,但眼見細川雄太用上美國軍隊帳篷,製作出全世界只僅有一個的Yoda,從布料上的準確選用,結合Star Wars大名聯乘的加持,READYMADE彷佛給予了Yoda全新的生命,當中的精緻程度實在讓人驚嘆不已。

「現成之物 (ready-made)」一詞其實源自於已故前衛藝術家杜象 (Marcel Duchamp) 所提出,他曾指出「一切由人手作製作的皆為藝術」的學説,1913年的作品《Roue de bicyclette》將單車輪組裝在圖凳上,可謂顛覆了世人對藝術的定義,同時亦令各位衍生思考的空間,細川雄太則是其中的一位。而美國紐約當代藝術家Tom Sachs也受到杜象的啟蒙,運用木板作為物料,重新演繹Hermès Birkin Bag,而READYMADE也全因以推出Hermès Birkin Bag開始吸引更多人關注,雙方在形式概念上相若,同樣令「現成之物」注入全新的靈魂。杜象亦曾經指出「選擇」一詞為藝術世界中的關鍵所在,從原有的價值觀感移除,創造出全新的思維,微妙的化學作用便這樣誕生。細川雄太「選擇」的主題往往讓人意想不到,如上述提到的Hermès Birkin Bag外,還有最早期於巴黎時裝週登場,那件參考Louis Vuitton Monogram的繡章M65 Field Jacket (真正開始被時裝人首次認識READYMADE的元祖級單品)、Neverfull及Petite Malle手袋之外,而芝麻街中的Kermit The Frog更成為READYMADE的招牌名物,不同「選擇」的創作只是隨著細川雄太喜歡的東西所出發,品牌從來也沒有作出任何局限性的定位。當「現成之物」可以引起消費者作出共鳴,箇中的關係已經開始萌芽,而細川雄太的READYMADE則以反戰和平的宗旨出發,藉着這個主題跟每一位消費者作出溝通。

雖然日本有著不少以軍事為概念的品牌,以不同角度演繹「Remade」手法,READYMADE主張利用回收再用的50年代軍事用布,重新設計並定製出標誌性的手工皮包及其他單品;不僅製成品的布料罕有令品牌廣獲名聲,READYMADE更不斷與BAPE、Off-White、Just Don、Yohji Yamamoto及Fear of God等潮流品牌合作推出聯乘系列,號召力更媲美COMME des GARÇONS、UNDERCOVER等日本一線潮流品牌。細川雄太透過對物料的執著,去詮釋心中對於「和平」的看法,這也突顯READYMADE有別於同概念品牌的特色之一,在沒有任何官方網站,只靠外國名人如Nick Wooster、Travis Scott、Bella Hadid等一眾潮流名人加持宣傳,當連美國Hip-Hop界教父Jay-Z都著用時,各位又豈能對READYMADE不作出關注?當然亞洲代表陳冠希以個人品牌CLOT及Emotionally Unavailable跟READYMADE聯乘的加持,也絕對是功不可沒吧!

為何READYMADE大受歡迎且貴之有理?首先,READYMADE採用的軍用布料主要來自二次世界大戰時的美軍用品,布料在60年代間逐漸被尼龍取代,加上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距離至今已經超過70年,可想而知世上僅有的軍用布料少之又少。READYMADE除了保留軍布上的辨識圖樣、部隊徽章、布邊等年代細節外,甚至加上手寫字樣,令其製成品完美結合歷史和現代藝術。READYMADE在布料準備上付出的時間、充滿細節的設計和細川雄太追求完美的態度,實在令人佩服和讚嘆,種種的因素都令READYMADE的單品一金難求!

或許是READYMADE定價高昂的關係,市面其實充斥着不少仿效使用軍事用布的品牌,定價會比較親民,同時間亦能夠快速地深受大眾所歡迎,畢竟作為先河的READYMADE確實為成功例子。可是,筆者認為這種「抄上抄」的方式除了毫無誠意之外,創意更可謂完全欠奉。要知道READYMADE為第一個將「現成之物」,以舊式軍事布料作材質並注入全新靈魂的表表者,而後期任何仿製或致敬的品牌都經已喪失了當中的原意,簡單點說便是把別人獨家的意念進行抄襲,隨意細數便數出了CONJURE和HUMBLE REPRODUCTION這兩個品牌,到底是「Bootleg」還是照板煮碗直接抄襲?各位聰明的讀者們自行判斷吧。

全新街頭時尚品牌SAINT MICHAEL將於本年度不久的時候登場,細川雄太以全新構思及創作理念出發,從SAINT MICHAEL服裝的實物圖樣中不難看到一份熟悉感,而當中細節如背面文字排版方式,其實延續了數年前Kanye West《The Life of Pablo》專輯的周邊商品,而這正正是出自Cali Thornhill Dewitt手下的圖像設計。作為涉及多方文化藝術的Cali Thornhill Dewitt,其獨到的字型創作手法早已獲得不同單位的認同如Virgil Abloh、Slam Jam、Converse、Adidas、NEIGHBORHOOD及Off-White等等,推出聯名球鞋及服飾至策劃背後的設計,其能力早已獲得業內人士所認同,相信是次跟細川雄太攜手創立的SAINT MICHAEL,將會為時尚圈帶來一股全新的衝擊,成功或許已是意料之事吧!

Share